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: 主页 > 行业动态 > 文章内容

邱华栋:在《山花》高地上站立着很多耀眼精彩的文学人

作者: admin 来源: 未知 时间: 2020-01-17 阅读:

  想到贵州,我首先会想到贵州毕节那满山杜鹃花的烂漫,同时,还有《山花》杂志的文学的灿烂。

  李寂荡主编给我发短信说,2020年是《山花》创刊70周年,要开办一个栏目叫做“我与山花”,让我写几千字。刚好我在交通工具上狂奔,这算是有点空闲时间,就赶紧写上几笔。年底事情多,一个赶一个,啥时候完成任务还说不定呢,不如在路上飞奔的时候立即动笔。

  想到《山花》杂志,我自然想起了前任主编何锐先生。在1990年代里,每当他打来的电话响起来,我就知道是约稿的。何锐老师约稿是很简洁有力的,就是告诉你,要你写个什么什么,是中篇还是短篇,什么时候交稿。如果你答应了,那你就惨。

上一篇:戴锦华:我大概二十年不追踪中国当代文学了 下一篇:没有了

相关阅读